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就象飞翔在辽阔天空

鹤舞白沙马踏飞燕风鸣西岐龙行苍茫

 
 
 

日志

 
 

(原创)一个大师的诞生 龙行苍茫

2006-09-03 11:33:2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家弯张老汉平生有两大嗜好:一是喜抽叶子烟,一天到晚吞云吐雾
烟不离口火不离手;二是异常迷信,出门必问兄吉祸福见人必论五行八卦。
和老太婆处不拢,便独自去老屋后面果园的草棚里支床蚊帐住下,平时守果
园看卦书,等孙子放学后逗孙子讲故事;逢场天去镇上泡茶馆打纸牌听川戏
论阴阳,日子过得倒也逍遥自在。
      这天,听说镇小学旁的火神庙新来了个测字算命抽签看相的先生,十
分了得。尽管不是逢场天,张老汉还是兴冲冲地去镇上了。见先生既不穿长
衫又不戴墨镜,既不披散发又不蓄长须,心里便有点儿不以为然。递上张纸
币后,张老汉说问凶吉。先生上看下看左看右看,袖里掐掐指头,说:凶。
张老汉心里一顿,恭敬道:望先生指点迷津。先生道:天机不可泄露。施主
请付百元,可免此灾。
      张老汉听了,心里有几分不高兴,暗想:百元?你娃也太黑了把?去
年那个赛半仙算定我半月内必上西天,也才收了五十元嘛!况且我都是老江
湖了。心里拿定主意,对先生道:今日匆忙未带孔方,先生算准了,改日一
并奉上。先生并不在意,挥挥手:山鸣谷应风起水涌,天干物躁月黑风高,
信则灵。张老汉暗暗牢记在心,谢了先生,边走边想。想不明白,便在鞋底
上磕了烟灰装上新烟丝,吧嗒着找牌友们泡茶馆去了。
      晚上回到蚊帐里,张老汉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满是先生的话。想
得老眼昏花也没琢磨出个所以然。索性不睡了,披了衫子燃了烟斗走出棚子
四处转。转累了,进屋喝口水。天暗看不清,便一手握烟斗一手掏打火机。
手一抖,烟斗掉地上啦。忙举着打火机四处照,火苗便舔着了蚊帐。张老汉
呆呆地看着火苗越燃越旺。等清醒过来跑出棚子时,棚顶茅草都燃起来了。
待众人大呼小叫着赶到,棚子已成灰堆。
      这件事当晚传遍了整个张家湾。张老汉后悔不已,连“人不可貌相”
的古训都忘了。次日,张老汉早早地封了红包,又去镇上翰墨堂赶制了锦旗
,请了响器班子,敲锣打鼓着专程去火神庙拜谢先生。先生问明情况,并不
惊奇,淡淡地说:风起水涌天干物躁,我早说过的嘛。一边说,一边从容地
笑纳了厚礼。先生自此名声大嘈且很快升级为预测大师,外号“算得准”。
方圆数十里,每日前来看相算命问婚嫁批八字的络绎不绝。大师忙不过来,
张老汉便自愿被大师收为关门弟子,每日里忙前忙后不亦乐乎。
      半月后的一个早晨,大师突然人家蒸发。众人怅然,纷纷猜测大师是
被人请去看风水了还是继续云游去了,众说纷纭难辨真假。只有张老汉悄悄
回到张家湾,整天躲在老屋里吧嗒吧嗒地抽叶子烟,不开腔。后来,还是小
孙子被人用棒棒糖收买后悄悄说出了真相:爷爷和“算得准”大师去了派出
所,爷爷回来了,“算得准”大师却出不来啦。
            (后记:此为吾乡真实事件,发生与05年春节前后 )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