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就象飞翔在辽阔天空

鹤舞白沙马踏飞燕风鸣西岐龙行苍茫

 
 
 

日志

 
 

(原创)沈园寻梦  

2006-05-05 22:29:5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行苍茫

    灯下枯坐,忽然就想起绍兴:黑毡帽乌蓬船,加饭花雕女儿红,绍兴师爷,大师鲁迅,鉴湖女侠秋瑾。
    自然还有沈园。
    小桥流水,垂柳修竹;雕梁画栋,粉墙朱栏。禹迹寺外,烟雨蒙蒙中的沈园很静。而这种悄无声息沉淀了九百余年的静,依旧令我震撼,令我不由自主地细细追寻陆游与唐琬的离合悲欢。
    陆游的结发妻子唐琬被婆婆休走,让陆游这位才华横溢,英资天纵的江南才子心中充满生离死别的苍凉。数年后与唐琬再次相遇于沈园时,两人已各自成婚。从不曾熄灭的激情与激情中的痛楚,促使诗人以墙为纸写下那首千古绝唱:“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唐琬见后和之:“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1155年,唐琬郁郁而去。
    琴心剑胆的陆游,其不平凡处在于“位卑未敢忘忧国”。于是,诗人带着撕心裂肺的痛走出了沈园并历任镇江,隆兴,夔州通判,1172年入四川宣抚使王炎幕府并亲往南郑(今陕西汉中)抗金。后辗转于成都,福建,江西,浙江为官,一心向往像1141年遇害于临安风波亭的岳飞那样精忠报国,收复中原。但在多灾多难的动荡社会里,诗人满怀雄心壮志却终归百无一酬,“报国欲死无战场”,“心在天山,身老沧州”。
    四十四年之后的1199年,年迈的陆游故地重游,然沈园已“非复旧池台”,“柳老不吹绵”。桥下春波碧绿依旧,惊鸿照影却已成过去永不再来。睹物思人,惟有“犹吊遗踪一泫然”。此后,诗人退居故乡山阴(今绍兴),贫疾以终。
    《诗经》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满怀炽烈爱情之火的江南才子,最终未能握住那双本应相依相伴的纤纤素手;“百岁光阴半归酒”,也决非当初那杯相亲相爱的金樽清酒。
    千年一叹。禹迹寺的钟声依旧。梅雨时节伫立于清寂幽静的沈园,恍若梦中。雨中充满一种隔世的如泣如诉的声音,若有若无。我是男人,但我相信并敬重爱情,于是旅途中常读“十年生死两茫茫”,读“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自然也读“山盟虽在锦书难托”。别跟我提梁祝,别跟我提焦仲卿与刘兰芝,别跟我提文君当垆相如沽酒,甚至别跟我提亦假亦真亦神亦人的孟女哭城牛郎织女张敞画眉董永遇仙。花前月下百年好合的千古佳话与劳燕纷飞破镜难圆的千古遗恨同样数不胜数且仍在生生不息地上演。而在烟雨江南,在古城绍兴,在沈园这只适合爱情灿烂如花却最终不幸凋零的地方,令我凄婉愤懑黯然神伤的,也只有这首《钗头风》了。
    一切都是过程,真的,一切终将老去--除了岁月与岁月中迢迢不断绵绵无期魂萦梦绕刻骨铭心的永恒话题,比如红豆,比如玫瑰,比如青梅竹马。
    比如沈园。
                                                  04年12月,文昌故里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